一次争吵——彭思童 开州区汉丰五校

2017年09月30日 15:36  来源: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

导读:我和廖畇森是同桌,我们俩还是“铁哥们儿”呢!我们就像秤杆不离秤砣,总在一块。

我和廖畇森是同桌,我们俩还是“铁哥们儿”呢!我们就像秤杆不离秤砣,总在一块。

可是昨天,我们却为一件小事大吵了一架,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。

要上音乐课时,我正专心致志地练习着葫芦丝演奏,忽然,葫芦丝不小心碰到了廖畇森的胳膊肘,他手上拿着钢笔的墨水就滴到了他的音乐本上。哎,小事儿!我只耸了耸肩,继续练起了我的葫芦丝。谁知,我漫不经心的态度激怒了廖畇森,他面红耳赤,竟然以牙还牙,也把红墨水弄到了我的本子上!顿时,我火冒三丈,大发雷霆,当场就气急败坏地骂了他几句。我们俩都不甘示弱,你一言我一语,大声吵囔起来。同学们“呼啦”一下子全围着过来,有劝架的,有围观的,更有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同学竟然还起着哄。我越来越生气,双手叉着腰,怒发冲冠。不过,尽管我的声调非常高,但心里还是很委屈:“我们不是好朋友吗,为什么这么一点儿小事就闹这么大的矛盾呢?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这时,廖畇森的嗓门越来越大,我心想:哼!你既然不给我面子,让我下不来台,我也对你不客气!老虎不发威,当我是病猫?于是,我也大吵大嚷,开始揭他的“丑事”。

上课了,我们斗鸡似的吵架终于以冷战告终,我面向西,他面向东,谁都不理谁。一直到放学前,我们一句话也没说。唉!没想到我们以前那么要好,可现在却各唱各的调,各吹各的号,各念各的经,各走各的道。

要放学了,我也冷静了下来,觉得非常懊恼。“对不起”几次在我嘴边徘徊,可是,自尊心告诉我:“千万不要道歉!”于是,这三字儿又被我咽到了肚子里。但一直不说话,总不是事儿啊。谁叫咱们是男子汉大丈夫呢,度量要大点儿。拿定主意,我红着脸走到廖畇森面前,轻轻地说:“今天的事非常对不起,实在对不起,确实对不起,超级对不起,very very对不起……”廖畇森猛地转过身,朝我点点头,用力朝我的胸口擂了一拳。哎呀好疼!我俩都会意的笑了。

虽然我俩吵架时,像好斗的蟋蟀那样,可是现在又亲如兄弟了。

( 编辑: 徐小婷 )
底层广告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