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草·爷爷·阳台——文裕博 两江新区星光学校

2017年10月12日 16:14  来源: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

导读:在我家有一个大阳台,这阳台上桂树,睡莲,三角梅,绣球,蔷薇,腊梅,绿萝……样样都有。更有蜜蜂,蝴蝶,蜻蜓,蚂蚁……我最喜欢蜻蜓,它忽上忽下,像一只微型的小飞机,它一会儿快一会儿慢,好像在似有似无地捕捉着什么。

在我家有一个大阳台,这阳台上桂树,睡莲,三角梅,绣球,蔷薇,腊梅,绿萝……样样都有。更有蜜蜂,蝴蝶,蜻蜓,蚂蚁……我最喜欢蜻蜓,它忽上忽下,像一只微型的小飞机,它一会儿快一会儿慢,好像在似有似无地捕捉着什么。

据说这阳台,本有三棵桂树。奶奶喜欢养猫,猫在那两棵桂树上磨爪子,桂树慢慢的死了,当喵星人准备进攻最后一棵桂树时,被发现了,然后我就没看见过它了。

爷爷整天都在阳台上,我也跟着他转。爷爷栽花,我就栽花;爷爷拔三叶草,我也拔三叶草;爷爷浇水,我也浇水。其实不过是拿起水壶,把水向天上喷去,大喊着,“下雨咯!下雨咯!”

爷爷剪枝,我也剪。我小时候以为,叶子只要是偏黄的就是枯枝。在春天,我常把桂树嫩黄色的芽给剪了,然后把真正的枯枝留下来。

当爷爷发现我负责的桂树上的新芽不见了,枯枝却还有很多的时候,就问我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枯枝呀!”

爷爷大笑起来,笑够了,把枯枝拔下来。问我:“这个可以长出叶子来吗?”

“当然了!”然后,爷爷就不让我再剪枯枝了…… 一抬头,看到薄荷又长出了几片新叶子,便又摘了几片叶,拿来泡水了,水才喝了一半,就看到一只小白蝴蝶,于是丢下水杯,去抓蝴蝶了。蝴蝶飞得那么高,怎么抓得住?好在没有存心要抓住,抓一会儿就去做别的了……

玩儿累了,就躺倒沙发上睡觉,我也不挑,把垫子压在身上就睡了。梦里我像是睡在睡莲花里,睡在爷爷的花草间。

( 编辑: 徐小婷 )
底层广告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